火透瑞安龍翔高級中學 家長都說能管控的學生機真牛

2019-08-20 10:22:52

自2018年12月教育部印發《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》以來,“學生APP監管”一詞就被反復提及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。因為關系到學生價值觀與身心健康成長,許多人呼吁校園信息化的腳步“應當慢下來”,并加強監管重新調整定位,堅決杜絕不適宜學生的內容進校園。不過即使在這史上最嚴厲的準入背景之下,仍能看部分有預見性的安全學生產品跑贏市場,近日瑞安市龍翔高級中學的新生報道期間,以安全可控聞名的小格雷學生智能終端繼續受家長、學生及校園的歡迎追捧。


什么是安全可控的“學生專屬終端”?龍翔高級中學的老師總結了三個“必須”:必須學校管得住;必須學生學得好;必須家長看得到。在報到大廳的演示講座上,新生家長們熱心圍觀,了解到小格雷為學生專門開發的守護功能。例如有的人擔心孩子有手機平板后會分心貪玩,而一位老師演示學校通過電腦后臺就能管住全部的小格雷,例如設置上課時段自動鎖屏、鎖屏期間只能用學習類應用,這樣既加強了管理,又不至于一刀切學生利用信息工具學習的積極性。


也有人提問:“孩子上網看色情內容怎么辦?”在過去,只能靠老師翻學生手機查崗,其實威懾效果有限,處理不當還常上海孩子的自尊心。而全新的小格雷學生機本身融合了領先的AI網址過濾功能,當孩子在上網或使用各類APP時,系統會比對照5億條不良網址信息庫以及人工智能學習模塊主動攔截不良內容,相當于時刻都有人為孩子把關,而且是在悄無聲息間進行,保障隱私與健康。

去年媒體集中曝光了一些有害學習類APP的種種亂象:捆綁廣告、誘導付費、外鏈游戲娛樂服務、違規收集學生隱私信息、提供低俗段子營造所謂的“輕松一刻”……匪夷所思,嚴重危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,沖擊基本的社會道義與良心。這也反映出很多面向基礎教育的教育產品的開發者并不懂教育,不懂教育教學策略,不分析學習者的心理特征和認知規律;很多開發行為是小作坊模式,抓住一點點概念就開始設計課程、開發產品、上市推廣,追求用戶黏性和點擊量,將其所面對的學習者用戶等同于一般的互聯網用戶,簡單移植互聯網行業中的用戶策略,一味迎合學生,美其名曰從學生心理特點出發,無視可能的負面影響,無視真正剛性的學習需求,甚至本末倒置誤導學生,這樣的產品最終得不到教育用戶的認可,無法立足。“做教育不能想著賺快錢,賺快錢就別來做教育”,誠然擋住低俗內容的流量,從產品市場角度講犧牲了可觀的利益,但保護青少年價值觀成長的社會效益是無價,對比之下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而除了搶眼的安全功能外,據老師介紹在學校引入使用學生專屬終端后,建立起了以學生(攜帶智能設備)為中心,教室、實驗室、圖書館為點,各科老師為媒介,互通互聯的“人人通聯網”教學新環境。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中,間教室之內,實現人人互聯、設備互聯和各個教學環節的聯通;異地多間教室互聯,可通過大屏幕互動實現跨區域大課堂場景化;線上虛擬與線下實體教室互聯,打破班級、學校、地域的局限。

任何教育產品,教育都是第一屬性,這是由產品的使用價值決定的,即服務于教育、服務于培養健全的人、“讓青少年成為正值健康的人”這一共同的教育目標。而目標的實現,絕離不開健康信息土壤的保持,尤其是在當代社會全面互聯網化的大背景下,從學生第一部專屬手機開始,為他們打好健康上網的基石,才是確保孩子們未來能跑得更遠的最好選擇。

三分赛车走势图网址